谷雨与树

【情剑组】等

算是新人报道吧。
------------------------------
很久很久之后,有学生向唐舞麟问起当年深渊之战的情况。
“阁主,当年深渊之战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印象最深的啊......”他怅然若失的重复着,滞了许久,才回答,“大概是极北之地的血河弑神大阵被破的时候吧......”
确切地说,是无情斗罗曹德智战死的时候。
-
那个时候,出了意外。
谁也想不到,深渊和圣灵教掌握了空间传送的真谛。
当人们发现时,多情斗罗臧鑫和无情斗罗曹德智已经从原来的位置被传送到了深渊通道之中。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唐舞麟带着四位极限斗罗赶到的时候,只看见多情斗罗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而远一点的地方,便是无情斗罗的尸体。
不过这是对外的说法。
事实上,只有在场的五人才知道,当他们赶到时,曹德智还有一口气,救不回来的那种。
唐舞麟跪在地上,俯下身去,才听得清曹德智用气声发出的询问:
“臧鑫......”
“他没事,多情冕下没事。”唐舞麟急忙回答。
然后曹德智就笑了。
“道是......无情......却有情.......多情自古......空余恨......”
“到底是......还要他再等我了......”
外界有不少人猜测无情斗罗死前在想些什么。有的说他在想唐门,有的说他在想血神军团,还有人说他在想史莱克。
唐舞麟知道,这些都不是。
曹德智在死前,想的只有一个人。
他的爱人。
-
“阁主?”学生的呼唤把唐舞麟从回忆中惊醒。他看着有些忐忑不安的学生,笑了笑:“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有。”学生明显更紧张了,“阁主,我听说无情斗罗冕下就是在那个时候战死。听说他和唐门前副殿主多情斗罗冕下关系很好,所以......”
“是啊,他们关系很好。”
所以臧鑫在醒来之后,险些崩溃。
-
唐舞麟是在臧鑫身边看着他醒过来的。
臧鑫醒来后,甚至没有看清他面前的是谁就伸出左手紧紧握住对方的胳膊:“老曹呢!曹德智呢!”
唐舞麟没有直接告诉这位前辈曹德智战死的消息,他只是说,跟我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臧鑫眼底的绝望。多情斗罗不是傻子,他猜到了。
唐舞麟亲自将臧鑫带到了曹德智身边。
无情斗罗静静地躺在冰棺中,染血的军装早已换掉,现在穿在他身上的,是属于血神军团的白色军装——却没有肩章。
当唐舞麟找到他的时候,曹德智的肩章就已经不见了。换衣服时张幻云本来想给他再戴一个,却被唐舞麟阻止了。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事实证明唐舞麟猜对了。
臧鑫摊开右手,露出那个在他昏迷时仍紧紧攥着的肩章,颤抖着,给曹德智重新戴上。
然后,他紧紧的抱着曹德智的尸体,一动不动。
-
“......多情斗罗冕下在看见无情斗罗冕下的遗体时,说了什么?”
“他说......”唐舞麟看着学生期待的眼神,嘴角一勾,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你猜啊。”
-
多情斗罗只说了一句话。
他说,曹德智你又让我等你。
-
待学生走之后,唐舞麟身形一闪,离开了海神阁,出现在了一个小小的山谷里。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山谷,谷里长满花草,在山谷的中心处,有一颗老树。
-
曹德智走后,臧鑫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每天所做的只有工作,工作,工作。
就好像......他才是无情斗罗。
不过,每天都有那么一段时间,臧鑫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唐门找不到他,史莱克也找不到他,而每次臧鑫再出现时,都会比之前更沉默。
直到有一天,唐舞麟偷偷跟在他后面,来到了这个山谷。
-
唐舞麟学着臧鑫的样子,一步一步的走到树旁,靠着那棵树缓缓坐下,扭过头去,用一种仰视的角度看着树上刻着的两个名字。
曹德智
臧鑫
“臧鑫”两个字刻的歪歪扭扭、一笔深一笔浅,像是被无意识刻出的,而“曹德智”三个字却是端正整齐,一看就是什么人认认真真刻下的。
是的,臧鑫每天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来看这两个名字。
现在,唐舞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因为臧鑫在曹德智战死不久后,就死在对圣灵教的围剿中了。
-
多情斗罗死的比无情斗罗拉风多了:在围剿圣灵教时,他一挑三,拦住了四大天王中的三个。
但同样,他也死的比曹德智惨多了:比起曹德智的完整离去,他连个全尸都没留下,死前硬是让人挖去了双眼。
唐舞麟没有赶上多情斗罗的遗言。他只是远远的看到了臧鑫的口型,那似乎是——
不用等了呢。
-
等等。
唐舞麟眯起眼。
在他视线可及的地方,一叶小舟突兀的出现在那里。船上有两名十八岁的少年。左边的少年是站着的。他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手中握着竹篙,有一下没一下的撑着船。右边的少年坐着,一袭红衣明明是偏女性的款式,穿在他身上却毫无违和感。他似乎......似乎在啃着一块西瓜......
唐舞麟嘴角一抽。
黑衣少年的目光从未离开过红衣少年,而红衣少年——好吧欺负瞎子看不见啊。
再一眨眼,那两个人连着那一叶舟都不见了。
唐舞麟不会看错。尽管那两位比原来年轻了许多,但仔细看看的话,还是能认出来的。
这么一想的话,他们都死了这一点,还算不错。毕竟在那里,臧鑫也不用等了,不是吗?
曹德智只是臧鑫的曹德智,臧鑫也只是曹德智的臧鑫。
还真是有点羡慕啊。唐舞麟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又向那个方向望了一眼,转身离去。
---------------
云冥:那是,死了之后的臧鑫和曹德智毫无忌惮的在那儿秀恩爱!完全不顾及我们这些已婚·老婆还活着·人士和单身·死了都没cp·人士的感受!
-
这个背景我还打算再写上它三篇:《摆渡》《前缘》《今天的黑无常吃狗粮了吗》(等等这画风不对啊)不过写完估计我都毕业了......

评论(8)
热度(51)
©谷雨与树 | Powered by LOFTER